不留。

做人就是要吃一堑长一智的。

最让我难过的其实不是“我们在这一年送走了多少人”,而是在这么多人突然离去后,带给我的一种对未来未知的恐慌。


我们还剩多少人?我们还会送走谁?


怎么活也不过一百年。


一种后知后觉的真实感……是真的没有了,不会再回来的。


我还在宿舍画作业,画着画着眼泪就下来了,2018年可能真的是什么不吉利的年份,尤其是开学之后,单田芳老师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我的童年开始成为了真真切切的历史。


九零后不是垮掉的一代,九零后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垮掉。


宿舍吉祥物。

申明一点。我对年下文其实并没有特别反感,但是我巨雷现实中身边出现年下奶狗一类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恶心。不是长相而是做事上,冲动不计后果,中二之魂熊熊燃烧,嘴上说的义正言辞充满自信,其实真正做到的没有说的二分之一好听。

归根结底还是讨厌幼稚的人,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是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了。


不过相识几个月,一时热情也好一见钟情也好,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心里的迷宫几条道,你一个局外人又有什么资格说了解我。

我活的自由,天塌下来也管不了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黄金时代。


“时代黄金。”
我不知道这个标题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是最肤浅的那个,我纯粹是看了黄海老师的海报才产生了想看这部电影的兴趣……。

我从小学课本上认识萧红,那时候我对她一知半解,现在仍然一知半解。她的一生,她的经历,传奇也不传奇,平淡又不平淡,她做的事,对也不对。

至今我仍然觉得提起萧红就会想起呼兰河传封面上那个扎辫子的女人,她并不盛气凌人,长相也算不上出彩。甚至记不清她的面容,只觉得她是个走在雾里的女人,或者说她就是雾气本身,你拨不开,看不破。

以现代人,旁观者的角度看,我甚至觉得萧红与人私奔,怀了孩子又被人抛弃,狼狈地投靠了当初自己看不上的未婚夫,又被人抛弃,这个故事中的萧红甚至有些幼稚,令人发笑,她甚至抛弃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然后与萧军一同离开——就算以现代人的开放的眼光看来,萧红也是有些疯癫的 。

电影演到她与萧军相识之前,我都在好奇一件事。

在经历了这么多下坡之后,与家里断绝关系,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未出生,欠了旅馆六百元钱被关在小房间里,连续被两个男人抛弃——这么多,这么多事情,电影中的萧红确一次都没有哭过。

直到后来与萧军渐渐过上了稳定些的生活,萧红躺在床上,点了蜡烛,拿了本子在上面写下“弃儿”这两个字,这滴眼泪才终于落下。

我想这大概就是剧本中的一个高潮了。

电脑没电了,美图秀秀挑战我作图极限。
诚邀大家品一品这个老男人。

宿舍日常。
p1是昨天的晚饭,牛肉咖喱方便面加两个蛋,在宿舍屯了三大包方便面还有一袋荞麦面,几乎不去食堂。p2是室友领养的仓鼠,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把领养的两只送走一只,留下手里的这只胖胖的hhhh,相处两天之后已经完全熟悉了,不动的时候会在手上摊成鼠饼,太快乐了。

角色课作业,存个档。
贴纸挡住的是学号姓名。